Turn page   Night
koridoorbarta > Peerless Cross Training > Peerless Cross Training Chapter 197
Peerless Cross Training Chapter 19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秋日的阳光带着些许慵懒,在镇山拳馆之中,Zhou Fu 不停的锤炼着《镇山拳》。

在《Bright King Scripture 》和他个人cultivation 经验的帮助下,他进步飞速,几乎每打一遍,都要比之前的要好一些。

刚开始的时候,Zhou Fu 的这种进步方式,着实把拳馆中的人吓了一跳。比较淡定的丁候,刚开始的时候不以为然,他认为Zhou Fu 这种出身,肯定要比其他人进步快,毕竟他身后有that many 的资源。

然而十天之后,拳馆的其他学员淡定了,丁候反而吓住了。

刚开始进步快没问题,毕竟刚开始练习。但当练熟了之后,就是自己身体的发力习惯,要和拳法配合起来,两者相互调和,最终激发‘势’。

拳法的熟练度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想要再进步,就很难了,除非是一朝sudden enlightenment 。但是那种状态可遇而不可求,只能靠着每日勤学苦练,来不断完善。这样做不但耗费体力和精力,更加耗费心力。毕竟每一遍的拳法,你都要用心去感受。

“假的吧!十天!十天的时间都快赶上我这个练了several decades 的人了。这天下当真有天才一说不成!那玩意儿不都是书里的东西么。”

距离Zhou Fu 加入拳馆,已经过去了十五天,也就是half a month 。

在这half a month 之中,Zhou Fu 的《镇山拳》从一个新手,直接成长到拳馆之中,除去丁候之外的Number One Person 。

而且,从Zhou Fu 的动作来看,这simply 是在模仿丁候之前演练的那次,力度、节奏还有呼吸,甚至是韵味,全都高度相似。

当丁候以为Zhou Fu 只是在一味的模仿他的时候,Zhou Fu 的拳法又变了,这次带上了一点对方个人的理解,这点完全和丁候不同。

看到这里,丁候took a deep breath ,拿起一旁刚刚冲泡好的茶水,不管是不是滚烫,他一口咽了下去。

“为什么他就不能是我的传人呢!”

眼瞅着天才站在自己面前,还学着自己的拳法。但是对方就不是自己的Core Disciple ,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他难受至极!抓心挠肝的难受。

“我要不要把最后四招的要点提醒他一下?那样他就会直接练出势来了吧。”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来,丁候就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不行!不行!虽然我丁镇山cultivation base 不高,但是最后的底线还是要守住的。”

然而,他的脑海中又冒出来一个声音:“别坚持了,等你死了,还有谁能够继承《镇山拳》?钱勇?”

丁候转头looked towards 钱勇,只见对方也在盯着Zhou Fu ,瞪着一双大眼睛,嘴里还在低声mutter incantations 。

“靠得住吗!”那个声音再次说道,语气还十分的不屑,可以说是相当的嚣张。

靠不住的!

有了Zhou Fu 作为对比,丁候瞬间就给出了心中的答案。

“你还想靠自己那个半吊子的儿子丁川?”

这次都不用想,丁候直接反驳。

要是丁川能靠得住,可以继承他的Legacy ,他也不至于把核心的要诀,还有breathing technique 交给钱勇一部分了。就连《镇山拳》的根本-《千山图》,都让钱勇看过一遍。

但也就是那次,残酷的现实让丁候意识到,有些人就是笨。那次钱勇盯着《千山图》看了one hour ,最后直接睡着了。

把丁候气的啊,直接上了手,摁着钱勇一阵好打。

“哎!人果然不能相比!”丁候sighed ,直接把话说了出来。

“比什么?”

丁川冒了出来。

丁候一个白眼翻了过去:”get lost! ”

“好嘞!”

道路上腾起一小股的烟尘,丁川的silhouette 消失在大门外。

吸!

一股凉气入体,压住了丁候心中的怒火。

踏踏踏。

脚步声传来。

“Hall Master ,这些茶叶还行吧?我过会儿再给您拿来一些。”Zhou Fu 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容。

丁候也开心了,不管怎么说,这Zhou Fu 毕竟还是拳馆的人,虽然不是Core Disciple ,但也是dísciple 啊。

“hahahaha ,好!这贵的东西,喝起来确实不一样,唇齿留香啊。”

“Hall Master 喜欢就好。”Zhou Fu 停顿了一下,说道:“今日感觉还有些地方需要改进,但是身体有些受不住了,我就先回去了。”

“练武一道,讲究松弛有度,most recently 你的心太着急了,慢慢来。记住,只要坚持,就会有收获。练拳更是如此,今日你就回去休息吧。”

“谢Hall Master 指点,明天见。”说完后,Zhou Fu 转身离开了拳馆。

看着Zhou Fu 消失的背影,丁候嘟囔道:“娘的,你再不松松,都快能finished apprenticeship 了,老子还教个屁,真吓人。”

“Master ,什么吓人了?”

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在自己身旁响起,吓得丁候一个shivered ,差点一巴掌拍了过去。

“干什么呢你,不好好练拳,跑过来干嘛?”丁候没好气地说道。

钱勇往后缩了一下,尴尬的laughed ,whispered :“Master 啊,你发现了没有,那个Junior Brother Zhou 现在比我练的都好了。”

哟呵,还自己发现了!

丁候faint smile 的看着他,说道:“知道了还不去努力练?”

“这个……”钱勇的脸上露出awkward look ,stammering 的说道:“Master 啊,那个……我想知道,您是不是给Junior Brother Zhou 说了什么啊?他怎么进步这么快?”

“您也看着呢,我都练了五年了,wind blowing and sun shining 的,除去在外跑镖的日子,我都没有停下过。”

丁候脸上的表情平静下来,但是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那种滋味一时间都找不到词汇去形容。

沉默了一下,他慢慢开口,问道:“你想说什么?”

钱勇脸上的表情也沉了下来,笑容消失,变得严肃起来,他直视着丁候的眼睛,问道:“Master ,我跟您练了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难道这些功夫都是白费的?Zhou Fu 他才来了十几天,进步这么快,您感觉这正常么?”

丁候的语调古怪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私下里传授Zhou Fu 东西了?”

“没有么?”钱勇反问道。

“你觉得有吗?”丁候又返了回去。

钱勇沉默,坐着的丁候也不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慢慢压抑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钱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